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榮智健:紅色貴族孤單謝幕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3-26  瀏覽:148

 
 
4月8日下午6時20分,榮智健的座駕駛出他奮斗了20多年的香港中信大廈,在閃爍不停的閃光燈下,67歲的老人一如既往的平和。直到車子開了很遠,他才回頭看了一下。愛女榮明方、長子榮明杰還在這棟大廈里,但榮家還能否將中信泰富這艘航母控制得如臂使指?
這位中國碩果僅存的上世紀真正貴族,離去的身影有些孤單。一如外界所料,4月9日中信泰富(0267.HK)股價開盤狂漲,中午收報漲13.41%。
榮智健失去了什么
中信泰富與榮智健無疑都有著深厚的時代烙印。
從股權結構上看,這毫無疑問是一家紅籌國企。但自上市起直到2009年4月8日前,他的實際掌控人卻是公司第二股東榮氏。榮家低調、優雅、神秘,充滿了貴族氣質。騎馬、高爾夫、狩獵,曾接觸過榮家的英國皇室很容易就能與其找到共通點。但香港政經界對榮家的共識卻是:北京乃至香港政商界人脈最廣、關系經營最深的家族。即使“特首”想從側面與中央溝通,渠道通常都是榮智健。
憑借著深厚的背景,榮智健長袖善舞。“公私分明、公私混合、共同投資、共同發展,”與大股東中信集團若即若離,這是中信泰富獨特的經營方式。
從1992年開始,榮智健一直吸納中信泰富的股票,期望完全控制這家紫籌股(紅籌加藍籌等于紫,又有紫氣東來之意)。他曾略帶委屈地對香港媒體表示:“那時候中信香港集團成立以后,總公司調撥給我們3000萬美元的開辦費,這3000萬美元我早就還了,我還交給了總公司110億港幣現金。”可是每當公司遭遇危機之時,他又常常是直飛北京求援。1998年如此,2008年亦如此。
但一切也許已在4月8日戛然而止。
榮智健的替代者是常振明,常是中信集團的老臣子,德高望重,聲名甚佳。他早年曾是中信集團常務副總經理,后調任建行行長,2006年他又回到了中信集團任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有意思的是當時他已經擔任了中信泰富董事一職。
老早以前,在中信泰富內部員工眼中,常振明是“皇上”派來的“巡檢使”,而且很可能隨身攜帶“詔書”,剎那間就可變身為有生殺予奪大權的“欽差大臣”。這并非毫無理由的推測。2006年從建行回來后,常振明就接到了一個任務,為總值8000億元的中信集團謀求海外上市。分析人士認為,中信泰富如果可以為大股東完全控制,這就是一個現成的平臺。
此次常振明接手中信泰富,投資界之所以擊掌叫好,就是因為榮智健的離去也意味著大股東的登臺。而常振明極有可能重新利用中信泰富,以吸收并購等方式裝入中信集團的資產。其實,早在2008年10月28日,中信集團已經調派人手到中信泰富“協助財務工作”。
有趣的是,接任榮智健掌控的中信泰富后,常振明并不從中信泰富領取薪金,而是像公司其他執行董事一樣,收取每年15萬港元的董事袍金。有評論認為,由此可見常振明的根基依然還在北京,有意無意間,已完全成為大股東的代言人。
詭異的投機
究竟為何榮智健會失去苦心經營多年的公司控制權,大家都清楚。衍生品投資巨虧的事前前后后已經談論了半年,但還是沒有人能把它說清楚。因為整個錯誤太低級了,低級得有些詭異。
“他們是運用錯了衍生工具。”荷蘭銀行金融衍生品專家何啟聰表示,其實不用何啟聰這等專家,就是普通證券分析員都會發現,這種衍生工具根本不是在對沖而是在對賭,而且對賭雙方不在一個起跑線上。
據說中信泰富買入外匯金融衍生產品,是為了對沖投資澳洲礦業一個涉及16億澳元礦業項目的外匯風險。但在這次投資上,中信泰富實際上最終持有90億澳元,炒匯金額比實際礦業投資額高出4倍多。公司與香港數家銀行簽訂了金額巨大的澳元杠桿式遠期合約,與歐元兌美元、澳元兌美元匯率掛鉤,實際上是做空美元、做多澳元。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罷了,但仔細去讀中信泰富衍生產品條款,會發現很不平等的地方,其中包括澳元和歐元兩個貨幣,最終是以幣值較低的一個幣種結算,這使得他們的風險無法得到控制。如果澳元匯率不能升到公司與銀行事先約定的水平,中信泰富必須定期購入大筆澳元,直到澳元匯率上升到有關水平為止。
“愿意簽訂這樣的合約,簡直就像是紅了眼的賭徒,把老婆也壓在賭桌上。”一位跟蹤研究中信泰富多年的分析員說,該公司在歷史上有不少以小博大的投資,但有這種不顧后果的投機的確少見。
果然澳元大跌,中信泰富最高合約浮虧達147億港元。如果主要控股股東中信集團不是提供15億美元的備用信貸,中信泰富將陷入破產境地。最終在2008年12月,中信泰富以虧損91.55億港元的代價結束了這場詭異的投機。
“這件事情發生在一些小公司,甚至國內一些小的上市公司還是有可能的,因為他們不熟悉國際投資市場的游戲規則。但發生在中信泰富這種在國際市場博弈多年的紫籌股上,有點讓人難以理解。”上述分析員表示,中信泰富的財務部門里有十幾名國際名牌財經學院畢業的高材生,而且不少高材生有投資公司的實操經驗,“他們不可能看不到其中的風險”。
更詭異的交易
事后榮智健召開記者招待會稱,對于這項投資他事先并不知情,是財務部門繞過他所做的決定,而財務部門的兩位負責人也最早被“問責”。但外界對于這種解釋不太認同,基本認為兩人只是“代罪羊”。而后榮智健在財務部門任職的女兒榮明方也被免職。
如果只是女兒少不更事,那也罷了,但老辣的榮智健在此事上又犯了一個更大的錯誤。
2008年10月21日,香港民主黨主席兼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在記者會上表示,中信泰富早于9月7日,已獲悉該公司因進行杠桿外匯買賣合約導致巨額虧損,但董事局一直未向公眾披露,直到一個半月后,公司市值損失過半時才作公布。該公司股價9月5日報收于24.9港元,其后股價逐步跌至14.52港元。
更有甚者,中信泰富巨額虧損的消息可能早于公告提前透露,而事先獲取信息的內幕人士提前沽空,獲取暴利。證據之一是澳元大跌以來,中信泰富的沽空規模忽然急劇上漲,甚至是出事前的十幾倍。巨虧事件公布后,股價最低跌至3.66元,沽空者獲利眾多。其后有傳言直指榮家正是此間獲利者,消息傳出后,榮智健主動增持股份。但外界隨即質疑,2008年榮智健一直在增持公司股份,但在9月5日停止,而兩天后,公司巨虧的消息在小圈子內傳出。
正是這一系列的異常交易讓這件巨虧事件更加復雜,榮家在沉船前再撈一把?各種猜測紛至沓來。2008年香港證監會首先介入調查,繼而到了2009年4月3日,香港警方高調到中信泰富搜查文件。此時,外界已經解讀為警方已經掌握了足夠的人證、物證。否則以國資委直屬中信集團子公司的身份,警方也不敢輕舉妄動。
當年故事
警方介入后,榮智健已經避無可避。究竟失去了什么,最清楚的恐怕還是他本人。中信集團替榮智健結束“巨虧事件”后,大股東在中信泰富的持股量由29.44%增至57.56%,榮智健持股量則由19.08%攤薄至11.48%。
在辭職信中,榮智健表示事件“在社會上產生了很大的影響,面對這個現實,本人覺得退位讓賢對公司最為有利”。語句中不乏落寞,屬于他的時代已經結束。
“榮智健還有翻身的可能嗎?”采訪中,記者聽到了不下十次這樣的反問。讓行家看好榮智健的是他過往30年的“隱忍”與“張狂”。
上世紀50年代末,當全中國還處于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有著極大反差的年代,16歲的他開著一部敞篷跑車,呼朋喚友,斗狗喝酒。父親榮毅仁對這家中唯一的兒子非常看重,親書了“穩、忍”二字贈之。榮公子也逐漸開了竅,大學畢業后在白山黑水間隱忍了8年,抬路軌、搬大石。
1978年,已經36歲的他毅然奔赴香港,憑借世家子弟在海外的人脈,以及早已磨練出來的平和外表。榮智健用父親解放前存在香港的600萬港元起家,四五年間身家滾動到4800萬美元。
1986年,榮智健加入父親的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成為中信香港的副董事長兼總經理。以其國內接受教育,國際商場打滾的魄力,榮智健得到了中央的認同,賦予了他極大的權利與支持。
1986年至1996年,香港人喜歡用“收購香港”來形容榮智健。十年間,幾乎每次他都是以小博大,幾乎每次他都獲得中央的支持。1987年趁香港股災,他收購了國泰航空。1990年又收購了港龍航空,同年又成為香港電訊第二大股東。1991年用鐵腕手段,榮智健以40億元資金收購了資產值70多億元的恒昌企業。
中信集團前董事長王軍是已故原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他是這樣評價這位部下的:他做任何大的事情都會告訴我,我也在多數情況下都不會干預,他在生意上的眼光很好,所以他的建議我很少會不同意的。
但在1996年,兩人首次短兵相接。那年的冬天,榮智健只身飛赴北京,在北京長安街的中信大廈與王軍單獨會談。春風得意的他想要走出與中信集團分家的第一步。在所有人眼中,王軍與他父親一樣,剛毅不屈,據說當時中信集團內部高層沒有人相信王軍會同意榮智健的請求。但結果就是如此,以榮智健為首的中信泰富管理層獲得了25%的股權,而榮氏也一躍成為中信泰富第二大股東。
“聽說當時榮智健動用了很多高層關系。”知情者事后表示,他巧妙地利用了1997年香港回歸的背景,表示放股管理層,可以體現中央對香港的靈活態度,展示一個認同世界規則的中國政府。這是他最為成功的一次戰例。
時至今日,王軍在接受香港媒體采訪時依然表示,我不知道究竟有沒有做錯。
春風得意馬蹄疾,榮智健決定放手大干,從1996年到1998年兩年間,中信泰富的商業帝國版圖遼闊,從房地產、貿易到隧道再到民航、發電,包羅萬象。但人算不如天算,1998年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中信泰富不僅主營業務受到威脅,股票在二級市場更是風雨飄搖。股價如果大跌,用以獲得數百億貸款的質押股票會被“斬倉”還債。而無質押的債務也會被催逼,榮智健再度飛赴北京……最后,還是來自中央的大批資金幫他渡過了那次難關,他也依然保持著中信泰富二股東的地位。
然而,十年后的這道坎,他再也邁不過了。一子錯,滿盤皆落索,雖然榮家第四代已經在中信泰富里安根,雖然榮智健依然在股東會上有足夠的影響。但在大股東絕對控股權面前,這些多少顯得有些無力。
紅色貴族的幕布已經落下。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榮智健 紅色 貴族 謝幕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3d开机号近30期 2018十大网络配资平台 福彩幸运农场水果走势 金蟾捕鱼万炮打鱼 850棋牌游戏安卓 …? 广西南宁麻将下载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 3d试机号开机号码 大盈家配资 萨克拉门托国王vs雷霆前瞻 今日股票市行情 管家婆精准金牌6尾中特 吉林快3攻略技巧知识 老快3号码遗漏统计 三分pk10稳赚技巧 上证指数吧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