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吳英被訴集資詐騙 首日開審當庭翻供 (1)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1-15  瀏覽:96


 
 
吳英在法庭陳述時翻供,稱她沒有詐騙。早報記者葛熔金圖
昨天上午9時30分,28歲的東陽“億萬富姐”吳英在被關押了兩年后首次出庭受審。在浙江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審判區4樓的大法庭,檢方以集資詐騙人民幣達3.89億余元對吳英提起指控。
2007年2月7日,吳英被東陽市公安局刑拘。當年檢方起訴的罪名為“非法吸儲”,昨天開審的罪名顯然已經升級。
在昨天的庭審過程中,針對檢方提起“集資詐騙”的控訴,吳英的辯護律師為其進行了“無罪辯護”。吳英借來的巨額資金是否存在主觀故意詐騙,也成了控辯雙方爭論焦點,但并未當庭宣判。
對發家史還是避口不談
“如果不被抓起來,公司繼續經營下去,還是能夠賺錢的,欠的錢肯定能還上”,昨日在庭上吳英反復強調這句話。而對公訴人就她發家史和公司運營情況的多次詢問,吳英略顯不耐煩并幾度反問公訴人,但她承認2006年成立8家公司的注冊資金5000萬元或1億元都是借來的,此前自有資金只有1000萬左右。
金華市檢察院起訴書顯示,2005年5月至2007年2月,吳英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個人或企業名義,以高額利息為誘餌,以注冊公司、投資、借款、資金周轉等名義,從林衛平、楊衛陵、楊衛江等11人處非法集資,所得款項用于償還本金、支付高息、購買房產、汽車及個人揮霍等,集資詐騙人民幣達38985.5萬元。
公訴人表示,“事實上檢方已知跟吳英有過大筆借貸行為的共有21人,而在起訴書中只涉及其中的11人,這主要是因為其他10人在案發時,吳英付給對方的本金和利息合計總額已經大于借貸本金。”
在法庭上,公訴人還拿出了2007年5月8日對吳英的一份問詢筆錄,該筆錄上吳英承認個人消費1000多萬元的事實,其中包括價值3萬元的“迪奧小背心”、數萬元一套的“迪奧化妝品”、7萬元的“夏奈兒”皮鞋等。此外,五星級賓館請客吃飯花費7萬元,二三萬元算是較為普通的。該筆錄的內容,主要證明吳英涉嫌個人揮霍。
但吳英在隨后的自我陳述中,卻當庭將以前諸多供詞推翻。她表示,這些話是當初在看守所有人故意誘導她如此表述的,那位誘導者還告訴她這樣表述能早日取保候審。隨后,吳英辯稱,她本人沒有詐騙、非法集資和揮霍,借來的錢全都用于公司經營。她堅稱,涉案的巨額資金只是雙方自愿的借貸。
激辯借款是否屬于詐騙
“集資詐騙的最高刑期是死刑,我們要為她做無罪辯護。”吳英辯護律師楊照東向早報記者表示,兩次起訴的變化,體現了包括罪名在內共三個方面的變化:其一,一審從基層法院改為中級法院。區別是基層法院審理的案件最高只能判處15年徒刑,而中級法院卻有權判到無期徒刑以上;其二,罪名從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改為集資詐騙罪;前者最高刑罰是十年有期徒刑,而后者如果是自然人犯罪則最高可以是死刑;其三,第一次起訴時認定單位犯罪,此次則刪除并改為個人犯罪。
楊照東認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詐騙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的規定,非法集資是指法人、其他組織或者個人,未經有權機關批準,向社會公眾募集資金的行為,以及其他定為“主觀故意”的形式的認定。況且也沒有達到規定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人數界限。
楊照東當庭表示,據他們所了解的情況,吳英的這些資金基本都用于公司經營,而且主觀上希望能通過經營歸還借款。如果不是案發,甚至不會出現這么大的損失。而且,吳英借來的錢只是朋友間的民間借貸行為,并沒有使用欺詐手段,也沒有要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所以我們認為吳英的行為不構成集資詐騙罪,只能算民事糾紛。而且吳英借貸的錢基本是用于公司,被指控的大部分行為應屬公司行為。”
據《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報道,4月2日,一封由兩位辯方律師楊照東、張雁峰起草的“司法鑒定申請書”已經提請至最高人民法院。
在這封申請書中,兩位律師要求“對吳英借款的金額、去向,吳英及本色集團資產價值等進行司法鑒定”。尤其是“吳英借款的資金流向”一項,即哪些錢用于公司經營、哪些錢用于還款、哪些錢用于個人揮霍,這些用途的司法鑒定將關系到這些借款是否屬于詐騙,從而影響到吳英最終的刑事罪名。
但吳英在回答檢方提問時表示,在與林衛平、楊志昂發生借貸關系之前,她并不認識對方。
共借9億已還6億
“我一共借了9個多億本金,其中已經歸還了6億左右,還有3億多尚未歸還”,吳英法庭上親口承認,她最早開始涉足借貸是在2005年左右,第一個放貸人是毛夏娣,當時沒寫多少利息。起訴書顯示,2005年5月,吳英以集資為名從毛夏娣處非法集資762.5萬元,實際集資詐騙762.5萬元。
這就意味著吳英的瘋狂借貸路應該始于2005年的5月,而此后吳英的借貸頻率越來越密集。在2005年2月至2007年2月間,吳英就向21人借貸超過9億,其中涉及金額最多的林衛平一人就高達4.74億元,這些借貸主要集中在2006年中期。
在此期間,吳英為了吸收更多存款也頻頻挑高借貸利率,利率也由起初的每年30%不斷攀升,其中一筆900萬元的借貸的利率甚至開到了每年400%的驚人數目。
同時,為了進一步得到借貸方信任,吳英還在借條上動手腳,選擇一些特殊的操作方式,將本息直接合計寫入借條,其中一筆1400萬的借貸,借條上顯示的卻是6810萬元。
庭審中公訴人多次詢問吳英,“每一筆借款的流向,能不能說清楚”,“第一個出現虧損的項目”。吳英表示,“炒期貨”總共虧損4700萬元,但在炒期貨的過程中,仍支付給債權人利息。另外一筆支出是2311萬元的珠寶,還有投資房產約1.3億元。同時,她承認現在看來每個項目都是虧的,利息太高了。
庭審花絮
“吳英比3年前瘦了許多”
東方早報記者葛熔金李云芳
昨日上午9時30分,“吳英集資詐騙案”在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開庭。
8時35分,早報記者來到金華中院,門口已經站了不少法院的工作人員,恰巧此時吳英的父親吳永正、妹妹吳玲玲等10余人組成的親友團也剛到法院,成員以女性居多。
吳英案的審判庭位于金華中院審判區4樓的大法庭,該庭也是法院最大的一個法庭,能容納百余人。到場旁聽此案的有七八十人,除了吳英親友和來自國內眾多媒體記者外,還包括浙江法院、檢察院等系統的人,還有吳英的一些債權人。
被分為3堆放在審判區一角的吳英案案卷格外顯眼,這些共160卷的案卷全部疊起來估計有近1米高。
吳永正一行人進審判庭時,離開庭時間還有約40分鐘,不少記者也趁機上去采訪吳永正。在采訪中,吳永正表示,“她就是一個小女孩,但她非常乖。不會去害別人,她錯就錯在年紀輕、社會閱歷淺,而且用人不當,容易受騙。”
9時30分,該案準時開庭,吳英進入審判庭時,眼睛向四周掃了一圈以后,就一直望著旁聽席上的父母。此時,她的家人也都站了起來,母親口里不停呼喊她的名字,眼里掛著淚花,父親還是一臉的凝重,欲言又止。吳英見狀,眼眶也顯得有點濕潤。
數位曾當面采訪過吳英的記者不約而同地表示,“3年多不見,吳英頭發比以前長了,臉比以前瘦了,臉色有點不太好,但總的來說比3年前看起來更漂亮了”。3年前案發時,她接受早報記者采訪時堅持不讓拍照,表示如果要刊登照片必須由她提供,理由是“那更漂亮”,此前見報的惟一不是由吳英提供的照片,還是吳英笑著用手半擋著鏡頭的。而昨天,吳英面對記者的各色攝影器材不再回避。據悉,吳英從看守所寄出的每一張寫滿密密麻麻小字的明信片,除了關心開庭時間和案件相關的細節外,她還會讓父親給她送減肥用的“苦瓜膠囊”。
庭審過程整整耗時一天,上午開庭時吳英情緒顯得比較激動,當公訴人問及敏感話題時,吳英就會以反問的形式進行回應,在公訴人強調多次不許反問后稍有好轉。中午休息1小時后,12時30分再次開庭時吳英顯得情緒低落,在從門口到被告席短短幾米的過程中,她走得很慢,流著淚盯著旁聽席上的家人。在庭審過程中,早報記者發現她不停地用紙巾擦臉上的淚水,還不時地回望家人。
庭審在6時20分時結束,正當法警要將吳英帶下去的時候,吳英的家人集體沖到了審判區前,母親和妹妹口中不停喊著吳英的名字,法警見狀將吳英從拉走,走時吳英已經淚流滿面。
案情始末
吳英系列案是場“馬拉松”
吳英為浙江東陽人,1981年出生,中專文化。在2006年10月前,她在東陽還沒有什么值得艷羨的產業,知名度近乎零。
1981年出生的吳英是浙江省東陽市歌山鎮人,案發時年僅26歲。1999年吳英從技校中途輟學后在當地一家美容店當學徒,2005年開始與丈夫一起在東陽市區經營理發休閑屋、美容美體中心等。
到2006年下半年,吳英卻忽然以一個億的注冊資金先后創辦了包括“本色集團”在內的近10家公司,行業涉及酒店、商貿、建材、婚慶、廣告、物流、網絡等等,還花巨額現金購買多家店鋪,而她名下的洗衣店和汽車服務部更是向前100名顧客提供免費服務。
外界一度風傳她的資產高達38億元。讓她一舉位列2006年胡潤百富榜第68位,女富豪榜第6位,從而備受關注。
但關于這位女富豪的財富來源,卻眾說紛紜,有的說來自炒期貨,還有的說是走私、販毒、賣軍火等,甚至還包括“繼承南亞某國軍閥遺產”。
但這卻是一個彩色氣泡。2007年2月7日,吳英在北京首都機場被警方帶走,隨后公布的消息稱,吳英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被東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16日吳英及林衛平、駱華梅、楊衛陵、楊志昂、楊衛江、楊軍、徐玉蘭等核心成員,均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正式逮捕。
在接下來長達兩年的時間里,卻經歷一場馬拉松式的起訴。
據了解,東陽、金華兩級檢察院曾先后出具過起訴書,分別為2007年8月10日東陽檢察院起訴吳英合同詐騙、非法吸收存款。東陽市法院最初受理了此案,但在審查后認為該案應移送金華市中院管轄,因而被移送至金華市中院。在此期間,警方還兩次對該案退回偵查。
直到2008年9月18日,東陽市檢察院才將該案以吳英合同詐騙、非法吸收存款名義報送金華檢察院審查起訴。但公訴機關從東陽市檢察院改為金華市檢察院后,起訴罪名由最先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合同詐騙,被最后確定為集資詐騙。
但與此同時,對林衛平等7人仍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向東陽市法院提起公訴。今年1月22日,林衛平等7人已被東陽市法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審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至六年不等的刑罰,并處2萬至30萬元不等的罰金。林衛平等人不服,提出上訴。4月10日,金華市中級法院二審審理。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困難企業 領到 萬就業 保險 補貼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3d今天试机号是多 免费下载福州麻将 广西11选5中奖规则 长春站街女实录 兼职快乐飞艇是骗局 原纱央莉 番号 管家婆论坛 手机微信斗牛开挂辅助器 河南十一选五奖金分配 达慧投资 中超比赛延期最新 河南四方麻将下载苹果 湖南快乐十分钟开奖图 百搭圣甲虫 新浪体育欧冠 手机麻将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