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最新數據現三大矛盾宏觀經濟回暖存疑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1-08  瀏覽:71
中國經濟是否回暖,回暖的質量如何,似乎通過分析官方數據就可以得出結論。但《每日經濟新聞》調查發現,國家統計局和第三方機構發布的最新宏觀數據之間存在三大矛盾,“看不懂”是不少市場分析人士對這些數據經常使用的評價,這使得上述宏觀經濟數據顯示的“回暖”跡象蒙上陰影。
其中,用電量與工業增加值變化趨勢的矛盾、由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公布的官方PMI和里昂證券公布的機構PMI之間的矛盾、進出口大幅下滑與工業增加值回升和社會零售消費品總額之間的矛盾,尤其令人困惑。
是什么因素造成了上述指標的矛盾態勢?這些因素又將對初顯抬頭之勢的中國經濟增長帶來什么影響?
工業增加值向上用電量向下
經濟數據“冰火兩重天”的現象在工業增加值與用電量的對比中尤為明顯。進入今年以來,用電量連續數月同比大幅下滑。1~2月,我國用電量同比下降5.22%,3月后雖然降幅縮至4.02%,但仍然延續了負增長的態勢。
形成鮮明反差的,是連續數月的工業增加值持續上升。今年1~2月工業增加值同比上升3.1%,而2月份的單月增值則高達11%。3月份該數據增速有所放緩,但仍然也保持了8.3%的同比增幅。
產業結構調整因素
事實上,官方已經開始關注數據間的矛盾。昨日,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張立群在國家統計局網站發表署名文章《正確看待用電量負增長與經濟正增長》。
文章指出,生產結構變化是我國經濟與用電量漲落趨勢相反的主因。多年以來,我國重化原材料行業正在經歷產業結構調整。而從去年第四季度開始的經濟下滑,也是重工業首當其沖。“隨著高耗能產業的調整,電力需求明顯減少,發電能力過剩問題比較突出。”張立群表示,“而經濟增長則更多地依靠耗能較低的輕工業,以及各類服務業支持,這就出現了經濟增長水平相對較高,回落幅度較小;而發電量增長水平則相對較低,增幅下降較大。”
這一認知是否能夠充分解釋工業生產數據與用電量數據之間的反向變動呢?對此,興業銀行資金運營中心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對《每日經濟新聞》表示:“經濟增長仍然要更多依靠重工業,鋼筋水泥對我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意義還是很大的。”
據魯政委測算,截至2008年末,工業對我國GDP增長的貢獻大約占50%,其中重工業對工業增長的貢獻約占70%。粗算下來,重工業對我國經濟增長的意義大約有35%。
統計樣本多為大型企業
那么還有哪些更具說服力的因素,造成了兩類數據的反差呢?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元春對本報記者分析:“要從工業增加值和用電量兩方面說。從統計范圍上講,工業增加值可能有所高估。由于這一數據的統計對象都是規模以上的企業,因此真正受經濟下滑沖擊最大的中小企業、尤其是小企業,可能并沒有納入統計范圍。”
從用電量角度,則可以發現這一數據反映了企業層面對前期市場預期過高的調整。“3月份用電量和發電量數據反映,從下半月開始,企業開工率出現回落。”劉元春表示,“由于財政刺激政策和去庫存化的影響,今年1~2月企業對市場預期有所提升。但隨后馬上發現需求面缺乏支撐,因此企業開工率反降自然會體現在電量數據上。”
進出口持續疲軟工業和消費持續增長
“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如此迅速,我怎么沒有感覺到暖意?”東莞一位張姓玩具廠工人在看了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率后,很是困惑地對記者說。在他看來,由于時刻面臨工廠減產的壓力,自己今年反倒不敢花錢買東西了,廠里的玩具銷售也大不如前。
令人感到困惑的還有一季度初級產品的進口額和工業增加值。專家在解釋這一系列矛盾時也指出,短期內二者并不會直接吻合,但是從長期來看,很可能出現“香蕉球效應”,即短期的回暖不可持續,進出口的持續疲軟很可能在未來對工業和消費的增長造成深層次打擊。
進口疲軟的長期影響
一季度,原油進口數量同比下降10.2%,金額同比下降58.6%。成品油進口數量同比下降3.5%,金額同比下降49.4%。
作為工業生產的原材料,一季度我國初級產品進口量價齊跌,對外依賴程度很高的原油和鋼材進口量價均有不同程度下滑。與此同時,一季度工業增加值增速為5.1%,3月份更是達到8.3%。
海關公布數據顯示,一季度進口總額累計同比下降30.9%。有觀點認為,除去價格因素,原材料進口和工業增加值數據事實上存在背離的現象。
去庫存化被認為是這一背離現象出現的原因之一。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預測部副主任祝寶良昨日發表文章指出,“去庫存”進程加劇了工業生產下滑。企業為了出清存貨被迫放緩生產,由此導致工業生產增速大幅下降。
多位專家普遍提到了上述因素,進口持續低迷的原因之一就是企業需要消化庫存產品。魯政委認為,一季度工業增加值增長在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因為有投資的支撐,工業表現出了不同于進出口的表現。除了去庫存化,初級產品的進口還需要考慮預期價格的變化。
商務部研究院對外貿易研究部副主任李健分析,工業生產使用的初級產品中,進口只占一部分,所以工業增加值和進口不是完全對等關系。但進口如果持續疲軟則意味著未來工業增加值增長的勢頭放緩。
出口慘淡長期將影響消費
海關數據顯示,一季度我國出口總額累計同比下降19.7%。而來自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達到15%。
今年一季度,凈出口對GDP增長的拉動也是由正轉負,沿海外貿型企業的紛紛倒閉停工導致該行業失業率增加,記者從一些返鄉農民工處了解到,收入的減少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了他們的消費能力。
李健對此認為,出口長期低迷,就業受到影響,進而影響消費能力。但短期來看,出口對消費能力的影響不是立竿見影的。魯政委也對上述觀點表示贊同。
記者接觸到的一些廣東的外貿型企業負責人也紛紛表示,目前還沒有削減員工工資,但如果訂單持續下滑,減薪和大面積裁員都是有可能的。
矛盾之三
官方PMI早于機構PMI回升
市場普遍關注的采購經理人指數包括里昂證券發布的PMI指數和中國物流與采購聯合會發布的官方PMI指數。
今年3月份以前,這兩家指數均位于50的牛熊線之下,且變化方向趨同。但3月份,二者對這一指數的判斷發生“質的不同”。官方PMI大幅跨越到52.4,而里昂證券的判斷僅維持44.8。進入4月后,雙方再次趨同,差距顯著縮小。里昂證券將數值上調至50.1,超出牛熊線。官方數據則繼續上漲,達到53.5。
對此,市場普遍認為是二者采集樣本不同造成差異。官方機構多以大中型企業為調查對象,而里昂樣本則更多集中于東部沿海地區的中小型企業。那么,兩家機構公布的4月份最新數據,是否真的反映了市場基本面的好轉?
里昂的調查結果與摩根大通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龔方雄的觀察不謀而合。龔方雄日前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他近日正在深入企業進行“草根”調查,其中既包括出口型企業,也包括面向國內市場的企業。調查范圍也涵蓋不同規模的公司。
“面向內需的企業普遍表示,4月份比3月份的經營情況明顯好轉。”龔方雄說,“中小企業也是這種表態。從我們的調查可以感到市場變化與PMI所反映的情況是一致的。”
魯政委則對里昂證券PMI在一個月內的熊轉牛表示質疑。“調查對象群體的轉移情況值得關注。也許3月份時調查的一些企業,在4月份已經破產了。經過市場的自然淘汰,剩下的企業調查起來,自然平均數值會好轉。”但他同時強調,“要想真正解答質疑,只能由相關機構公布他們的調查細則。”
值得注意的是,官方PMI的細則指標在某種程度上,顯示了經濟持續增長的隱憂。4月同3月相比,原材料庫存指數作為整體PMI指數中較為重要的部分出現下滑。3月數據顯示這項指標低于50。
“原材料庫存指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企業的采購傾向。但該指標下滑,說明企業對未來產能增長的預期并不樂觀。”魯政委分析。
劉元春認為,與工業增加值類似,官方PMI更多反映了大中型企業、尤其是能夠承攬政府大型項目企業的運轉情況。“未來1~2個月,如果政府基礎設施建設不能拉動私人投資大幅跟進,那么經濟持續增長是否有足夠基礎,值得擔憂。”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叫停 企業 秘密 工資制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sm捆绑电影 体彩p3出号走势图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八玩法 刘伯温四肖免费资料 波克城市2.37 股票退市规则 宜昌掌心麻将血流成河 江苏快三彩票合法冯 辽宁35选7走势近500期 灰熊vs雷霆视频直播 捕鱼大亨上下分手机版 全网信誉的棋牌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电子图 广东26选5app 精选六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