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沒有一個不黑幕 選秀刷票產業鏈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2-13  瀏覽:163
凌晨1點,劉胖仍然精神矍鑠地蜷縮在電腦前等待任務,生活中,他是那個因體形特征被大家稱為劉胖的小子,而在網絡中,他被化成了一串符號――OK1234(此符號中的數字為虛構)。
OK1234是劉胖的工號,他用這個號碼給各色“選秀”活動中的“買票人”刷票,在這個圈子里的行話叫“做任務”。當然,劉胖并不關心自己將票投給了誰,他只在乎投一票能得到一分錢還是兩分半。“他們為了名譽,我們為了錢,各取所需嘛。”這個23歲的河北男孩,大學畢業后至今沒有一份穩當的工作,一個月前,網絡刷票(集中大量ID給備選的選手投票)成了他的正式職業。
選手、經紀公司:為成名買票
“3萬元進全國20強,20萬元進全國10強,300萬元沖擊冠軍。”張海(化名)擁有一家短信刷票公司,他熟練地向客戶計算著選秀成名需要付出的代價,這是去年運作“超級女聲”短信刷票所要花的錢。
隨著各電視臺選秀節目漸入高潮,張海會接到來自全國各地的詢問電話。“選手的得票99%都是我們投的,現在真正來自觀眾的投票基本為零。”在張海自己看來,他就是如今星光耀眼的“草根明星”的締造者,他就是時下炒得火熱的選秀節目的“幕后英雄”。因此,他在公司的網站上打出了“明星夢工廠”的宣傳口號。“去年7月份的超女,我們給一個選手投了40萬票。”北京一家短信刷票公司的負責人齊努說。
“參賽選手刷票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沈陽一家短信刷票公司的負責人曾強(化名)表示,用他的話講,除了客戶的姓名是保密的外,這個圈子的其他規則已經很透明。曾強對40萬票這個小數目很是嗤之以鼻:“開玩笑吧,我們給超女都是上百萬的投。去年中央三臺的十大新人評選,我們做了兩個選手,也都是八九十萬票。”
而一個選手通過選秀成名到底需要砸多少錢來刷票,自稱全程運作過去年超女刷票的張海推算說,其實將一個選手送入全國10強,自己只需要投入20萬元,之后自會有一些企業出面來承擔費用,“去年超女的全國6強,到最后刷票都是由企業贊助的。”
“超女、紅樓夢中人、年度經濟人物、贏在中國,我們投過的太多了。”北京一家網絡軟件工作室的負責人黃靜(化名)說。
與此同時,一些經紀公司在看到了電視選秀推新人的顯著效果后,為了包裝自己的新人,也成了買票者。北京某經紀公司負責人陳女士暗示,她所在的經紀公司已經轉變了思維模式,在對藝人的包裝上,他們不再簡單地采用簽電視劇、發唱片、上媒體通告等墨守成規的方式。“正在包裝的這個藝人,公司已經專門為她成立了事件策劃組、媒體關系組、刷票組和基金會。”
張海透露目前正火的“紅樓夢中人”選秀,就有經紀公司操縱刷票,“4月4日我去了趟北京,與客戶商量投票的事,這個客戶是一家位于海淀區的經紀公司,他們在給旗下的一個藝人操作‘紅樓夢中人’的選秀。”
假Fans:發展下線才能坐享其成
與手機刷票買賣雙方直接交易的方式不同,網絡刷票由于要突破IP地址的限制,所以采取了從刷票軟件制作公司→網絡刷票公司→網絡刷票群(QQ群)→刷票會員的產業鏈運作方式。和客戶直接溝通的一般是網絡刷票公司(大部分網絡刷票公司即為刷票軟件制作者),當然也有跳過網絡刷票公司直接和網絡刷票群主聯系的情況。
所以,除了承接客戶外,網絡刷票公司的另外一項重要任務是發展下線以獲取更多的IP地址。而他們的下線就是一個個專業刷票QQ群里的會員。
劉胖就是眾多會員中的一個。在這個網絡世界里,QQ群就是劉胖的“辦公室”。而為了能賺到更多的錢,劉胖同時坐進了三個“辦公室”,在OK群里,他的工號是OK1234;在SKY群里,他的工號是SKY489;在CC群里,他的工號是CC456(工號均為虛構)。“當這個群沒有任務時,可以做另外一個群的任務,有的時候同一個任務,不同的群給的價錢還不一樣,可以選擇錢多的做。”劉胖解釋說。
這樣的刷票群還有很多,群里多則上百人,少則二三十人。群主在群里有著極高的威望,他給成員派發任務,還肩負著發工資的職責。OK群的群主是一個比劉胖還小兩歲,名叫高程(化名)的男孩。“我以前是個小混混,現在不是了。”高程呵呵一笑說。這個只學過一些計算機知識的男孩對自己的工作很滿意,而他的努力程度不亞于任何一個正規IT公司的領導者,經常凌晨3點睡覺,早晨7點起床,一天近20個小時掛在網上找活、發任務。
盡管劉胖每天都掛在網上以刷票為業,甚至有時候忙起來整天沒有閑的時候,但這卻并未給他帶來多大的經濟利益,“我上個月也就賺了百八十塊錢,很多軟件的投票成功率很低,掛機電腦還老中毒。”劉胖說,但他卻相信,自己一邊干著,一邊能摸出點別的網賺之道來,“投票掛機是入門的網賺,我正在摸索一個叫日文注冊的東西,做好了每個月能賺上千元。”
相比群里成員多則12分、少則0.5分一票的刷票賺錢方式,群主的收益除了同樣來自刷票外,他還能從群里成員的每一票中提成2厘錢。所以,群主會不斷地鼓勵成員們發展下線,“沒事的時候就建群,等群人都滿了,我就什么也不用做了。”高程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刷票公司:專業化運作,造出百萬虛假Fans
由超女帶火的選秀熱,不僅充實了電視臺、經紀公司和電信運營商的錢包,也讓暗流涌動的刷票公司嘗到了甜頭,于是,越來越多有著手機卡資源的短信群發公司干起了這項副業。齊努所在的公司主業是給SP測試游戲和做WAP業務,曾強則稱,自己的公司其實是中國移動的代理商。
“但真正專業、規模化運作的刷票公司,只有我們和上海的另外一家公司。”張海自豪地說。為了證明自己的說法并非吹噓,張海不忘向客戶展示公司強大的刷票設施:1.5萬張現成的卡,一卡50票;8套共300口專業投票設備,一小時投5萬票,日可投100萬票。
而由于刷票仍是一個神秘的“灰色”產業,所以刷票公司在向客戶收費時,并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加油好男兒”的刷票價格,張海的報價是3毛錢(全包)/票,曾強的報價為5~8毛(全包)/票,齊努的報價則采取信息費+1毛通信費+1毛人工費/票的方式。當然,由于比賽規則還未最終確定,這僅是參考報價。
 
但對于如何運作刷票業務,這些操盤手有著不同的說法。
像超女這樣總決賽達到四五百萬票的大單子,曾強表示難以駕馭,“開始大家接單子的時候是一個相互競爭的狀態,但是像超女這樣的大單子,最后階段大家都是聯合起來在做。”
“去年超女冠亞軍中的一個就是我們公司自始至終單獨做的,如果這些刷票公司聯合起來做,只能證明沒有實力,而且賣單子存在給客戶加價的風險,去年我也接到了別的刷票公司轉過來的單子。”張海一再表明自己的公司是行業的佼佼者,“據說今年‘加油好男兒’的短信收入將捐獻給兒童基金會,刷票就更沒有風險了。”
與短信刷票公司不同,黃靜所在的軟件工作室是一家即做刷票軟件,又承接客戶的網絡刷票公司,這些公司很多都建立了帶“投票”或“刷票”字樣的網站。
與短信刷票相同的是,網絡刷票的價格也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
以時下正熱的“快樂男聲”網絡賽區的投票為例,兩家刷票公司在看過金鷹網的投票頁面后,根據投票難度給出的報價相差10倍。山東煙臺一家刷票公司給出的是一票5分錢的價格,但必須購買一萬票以上才給代刷票,否則只做軟件不代刷,刷票軟件是150元一套。
僅是制作刷票軟件,費用就從100元到1000元不等,具體費用根據是否有IP限制,投票速度,以及難度來制定。但如果選擇刷票軟件制作公司代刷票的話,這部分制作費都是包含在刷票費里的。
在網絡刷票軟件中,位于廣東珠海的“小魚兒出品”公司非常有名,相當一部分刷票軟件都是這家公司一個網名叫“小魚兒”的男孩制作的。對于“快樂男聲”網絡投票,“小魚兒”給出的價錢是5毛錢一票,“這個網站難做一點,還經常網速很慢。并且需要手工注冊賬戶,然后再投票,工作量大。”而隨著網上投票比賽的不斷增多,很多網絡刷票公司都不再接小單子,最低5000票起投。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雅思 成功 組圖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信誉棋牌评测网 10分快3是由哪里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提前开 宁夏麻将怎么胡 手机app永利皇宫 哈灵浙江杭州正宗麻将 快乐十分精确公式 今天3d开奖号走势图 大智慧手机炒股好吗 宁夏划水麻将技巧口诀 广东麻将规则 幸运飞艇走势图 长春快餐女 股票杠杆融资 皇帝棋牌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