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2005年經濟大案之首 鄭維奇10億瘋狂詐騙路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3-20  瀏覽:232
位列2005年公安部偵破經濟大案之首,名為外商投資,實為瘋狂詐騙
“鄭維奇現在山東省公安廳看守所蹲著呢,這是公安部直接辦理的大案。這一次估計他出不來了。”近日,山東省濟寧市一家公司的老總對記者說。
鄭維奇是原飛歌空調(合肥)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今年5月23日,在公安部和國家審計署聯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副局長高峰宣布,2005年,全國公安機關共破獲經濟犯罪案件6萬多起,而“鄭維奇案”被排在去年破獲的大案要案之首,位居轟動全國的科龍集團案之前。據記者了解,鄭維奇的案由為經濟詐騙。
鄭維奇發家路徑
鄭維奇是去年7月18日晚在合肥被公安機關拘捕的。據知情者說,與鄭維奇一同被公安帶走的還有五六十箱賬單和文件。幾天后,鄭維奇的兩個親信、原合肥飛歌的兩位高管劉松柏和高洋也相繼落網。
這已經是鄭維奇“二進宮”了。早在2002年春節前夕,鄭維奇就曾因涉嫌詐騙被山東濟寧市公安機關拘留,其直接導火索是濟寧亞太集團借給飛歌的3500萬元有去無回。
而這只是冰山一角。事實上,鄭維奇在中國內地投資辦廠,是他精心設計的一個騙局。
公開資料顯示,鄭維奇,1956年出生于廣東省汕頭市,1982年偷渡到香港,以做小生意謀生;1990年他成立香港力勝實業有限公司,開始與大陸的廣東、南京、合肥等地廠商進行電子、電機、壓縮機業務往來。1994年,鄭維奇以美國飛歌空調中國總代理的身份來到合肥,與合肥天鵝空調器公司共同成立了安徽天力國際實業有限公司,總投資500萬元人民幣,力勝占股60%,從事空調器組裝。1995年11月,香港力勝國際集團又與美國飛歌國際、日本長府制作所以及天鵝空調器公司共同投資,注冊達西蒲國際實業(安徽)有限公司,注冊資本2850萬美元,力勝占有46%的股份。1999年,達西蒲更名為合肥飛歌,注冊資本增加到4000萬美元,此時日本長府已經退出,力勝成為了擁有91%股權的絕對控股股東。
合肥飛歌在當時被稱為安徽省“對外引資第一大項目”備受矚目,而鄭維奇對合肥飛歌的巧妙包裝,更令當地政府刮目相看。合肥飛歌對外宣稱,合資公司的投資額高達1.1億美元,大股東力勝是“集商貿和實業為一體的著名跨國集團”,并吹噓合肥飛歌“將成為中國和亞洲最大的空調器出口基地”。1996年6月28日,合肥飛歌隆重開業。
“飛歌發展不錯,2000年銷售收入超過10億元,出口近2000萬美元,稅前利潤超過1億元。”2001年5月,合肥市政府有關部門領導曾向記者這樣介紹。
199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50周年大慶,鄭維奇以安徽代表的身份,登上了天安門觀禮臺。
鄭維奇還有炫耀之處:一次性捐給最高檢“鄭維奇司法友好交流基金會”600萬元人民幣;捐贈中國高級檢察官教育基金會50萬元港幣;捐贈安徽省人民檢察院38萬元人民幣。鄭維奇本人也因此獲得了中國高級檢察官教育理事會理事、中央檢察官管理學院名譽教授等頭銜。
被騙資金路線圖
據受害者揭露,在最初達西蒲的注冊資金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由天力國際從同城的安徽淮海機械廠(現合肥昌河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套取來的。
“當時,我們只是按照市有關部門的要求,給天力提供一些擔保。”合肥昌河的一位知情者回憶。擔保金額為6890萬元,其中1600萬元屬短期債擔保,其余為銀行遠期匯票的擔保。
令淮海廠沒有想到的是,1994年的這筆擔保讓他們從此背上沉重的包袱。1998年,合肥工行一紙要求承擔連帶責任的公函送到合肥昌河,他們這才知道,早已銷聲匿跡的天力國際壓根兒沒還錢。
合肥飛歌成立后,鄭維奇想方設法套取供應商和銷售商的資金。對上游:開始支付少量貨款,多進少出,日積月累,套取的資金越滾越多;對銷售商,飛歌則在收到預付款后盡量少發貨或不發貨。截至2001年5月,惡意拖欠供應商的貨款已越過4億元,累及廠商300余家,不少小企業因此瀕臨破產。
但鄭維奇套取資金的主要目標是銀行。據飛歌供應商浙江三花集團給中紀委的舉報材料稱:合肥飛歌“分別欠合肥建設銀行7000萬元、農業銀行2500萬元、商業銀行3000萬元、工商銀行3500萬元、交通銀行5000萬元、江蘇鹽城銀行11000萬元、山東濟寧銀行2600萬元、德商銀行上海分行1250萬美元”。
據本報記者調查,三花集團的舉報材料中所提及的交通銀行應為交通銀行南京分行;江蘇鹽城銀行應為鹽城商業銀行。比如,農行合肥市金寨路支行是合肥飛歌的基本開戶行,2000年和2001年,合肥農行共向飛歌放貸1.7億元,已大部分顆粒無收。
當這些銀行向合肥飛歌追債時,鄭維奇竟大言不慚地說:“你們再給我貸款,我就還錢,不給我貸款,我就不能還錢。”合肥昌河的一位財務人員回憶:“當時鄭維奇也提出了許多還款方案,但這些方案都是為了再套一筆資金。”
江蘇鹽城是受鄭維奇侵害的另一個重災區。在那里,鄭維奇套取資金的手法更加明目張膽、急不可耐。1997年,香港力勝集團與鹽城石化總公司一起注冊了一家合資企業――瀚勝國際,注冊資本1500萬元,力勝占有65%的股份。第二年,注冊資本增至1億元,力勝占股75.2%。
鄭維奇同樣把這個項目吹得天花亂墜:合資公司投資總額2.48億元人民幣,每年組裝20萬臺美國飛歌空調和200萬只制冷配套電機,其中80%的空調和50%的電機由力勝負責向境外銷售,每年可實現利稅近2億元。
然而,鹽城市有關部門很快發現,這只是一個畫餅充饑的項目,不僅注冊資金沒有到位,公司所在地也只是一幢徒有漂亮外墻的毛坯房。鄭維奇利用合資公司的名義,采取內外勾結的手法,從鹽城商業銀行騙取了2億多元巨資,并將它們轉移到了合肥等地。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管理實踐 誤區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美人江湖手游 山西十一选五彩票两元网走势图 吉泽明步最经典的5部作品 贵州11选5彩票平台 如何利用互联网平台 心悦吉林手机麻将磐石 快乐十分玩法 大发pk10教学视频 科创板股票查询 qq麻将 贵州神奇麻将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快乐20走势图 黑桃棋牌? 免费下载闲来麻将 河北排列7历史开奖号码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