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科龍面臨退市風險 德勤難逃“株連”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1-25  瀏覽:119
科龍被開罰單面臨退市風險 德勤難逃“株連”(1)  
相關文章:
處罰書點燃科龍投資者維權戰
科龍虛報利潤3.87億受罰60萬
科龍被罰 知名律師嚴義明今赴廣州告狀
4小股東向科龍索賠18萬元 科龍面臨巨額索賠
科龍案恐怕才剛剛開始

這是一個結束,卻又是一個開始。
在經過74天的等待后,投資者終于等來了證監會對科龍(000921)的處罰結果。雖然60萬元的罰款略顯手軟,但曾經在資本市場呼風喚雨的顧雛軍卻得到了應有的下場――移送公安機關。
不過,對于那些科龍的投資者來說,顧雛軍最終被判幾年已經不重要了,如何從被顧雛軍弄得千瘡百孔的科龍獲得賠償才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證監會公布的處罰結果在很多人眼中只是又一個漫長的開始。
或許,只有在那場引發格林柯爾系地震的“郎顧之爭”中笑到最后的郎咸平,才會偶爾想起曾經的對手。
證監會開出罰單
去年5月10日,科龍因涉嫌違反證券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證監會3個月的調查查明,2002年至2004年3年間,科龍電器采取虛構銷售收入、少提壞賬準備、少計訴訟賠償金等手段,致使上述3年分別虛增利潤1.2億元、1.14億元、1.49億元。8月,顧雛軍因涉嫌經濟犯罪被捕。
今年3月23日,關于科龍電器的行政處罰聽證會在證監會舉行。不過,處罰結果并沒有在60天內公布。
直到昨天,*ST科龍才發布公告稱,公司于本周二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證監罰字[2006]16號)。經查,*ST科龍披露的2002年、2003年、2004年年度報告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等違法事實。依據原《證券法》第177條的規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對*ST科龍處以60萬元罰款;對顧雛軍給予警告,并處以30萬元罰款;對劉從夢、嚴友松、張宏分別給予警告,并處以20萬元罰款;對李志成、姜寶軍、晏果如、李振華、方志國分別給予警告,并處以10萬元罰款;對陳庇昌、李公民、徐小魯分別給予警告,并處以5萬元罰款。
此外,處罰決定指出,對于中國證監會調查中發現的顧雛軍等人侵占、挪用*ST科龍巨額財產等涉嫌犯罪行為,中國證監會已將其依法移送公安機關查處。
科龍被開罰單面臨退市風險 德勤難逃“株連”(3)
相關文章:
處罰書點燃科龍投資者維權戰
科龍虛報利潤3.87億受罰60萬
科龍被罰 知名律師嚴義明今赴廣州告狀
4小股東向科龍索賠18萬元 科龍面臨巨額索賠
德勤難逃“株連”
在科龍聽證會兩周后的4月7日,在北京富凱大廈證監會所在地,對德勤的行政處罰聽證會也如期進行。
按照常理,中國證監會對于德勤的行政處罰應該在聽證后的2個月內,即6月7日前公布,然而,至今我們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不過,作為科龍電器的審計機構德勤會計師事務所,估計也難逃證監會處罰。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會計師認為,目前證監會對會計師事務所已取消證券業務審計資格的認定,處罰可能主要還是以罰款加市場禁入兩者結合為主。對相關簽字注冊會計師進行證券市場審計業務永久禁入則應是必然的。由于證監會并非主管機構,無權吊銷其注冊會計師資格,但估計會建議財政部取消相關注冊會計師的業務資格。不過,記者從有關渠道了解到,德勤可能最高被處以3年之內不能在中國開設分所的處罰。
在中國,德勤不是“四大”中第一個被監管當局處罰的,但因為科龍案件,它無疑是最被社會關注的一家,并很可能成為“四大”在中國的一個典型案例。
耐人尋味的是,自始至終德勤對于整個事件都“沉默”著。
“在證監會處罰結果沒出來之前,我們不做任何表態。”德勤相關負責人昨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這并不影響我們同時起訴德勤。”宋一欣已經不用等證監會對德勤的處罰結果了。
據一資深律師介紹,在我國《證券法》的相關司法解釋中,是以行政處罰為起訴為前提條件的。也就是說即使被侵權,沒有證監會的處罰結果,投資者也是無法向法院提起訴訟的。而在科龍處罰結果出來后,起訴已經萬事俱備。
宋一欣表示,證監會對科龍的處罰決定來得非常及時,為科龍投資者的權益保護起到了重要作用,由此,廣大權益受損的科龍A股或H股投資者可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有關司法解釋提起訴訟,訴訟的被告中若涉及科龍公司,則應當在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訴訟的被告不涉及科龍公司且將德勤會計師事務所列為第一被告的,應當到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起訴。
□ 2001年 出現巨虧
大股東科龍集團占款出現15.6億巨虧,致使科龍被戴上ST的帽子。顧雛軍以4.46億元收購了科龍電器26.43%股份。
□ 2002年 摘帽翻身
隨著2001年10月顧雛軍的入主,2002年的盈利讓科龍很快就翻身摘掉了ST的帽子。
□ 2004年 再入地獄
科龍電器巨虧6000萬元,該公司曝出顧雛軍挪用公司巨額資金等問題,顧雛軍等人也因此被收審。
□ 2005年 海信入主
科龍電器一度限入停產滯銷危局,上半年虧損4.87億元。海信于第四季托管科龍電器,但新一屆科龍董事不想承擔科龍年報遲遲未出的責任。
□ 2006年 五子“蹬”科
科龍電器旗下5家控股子公司狀告其前董事長顧雛軍及其格林柯爾系公司利用簽訂采購貨物合同的方式,非法占用資金,訴訟標的總額高達3.28億元。
科龍被開罰單面臨退市風險 德勤難逃“株連”(4)
相關文章:
處罰書點燃科龍投資者維權戰
科龍虛報利潤3.87億受罰60萬
科龍被罰 知名律師嚴義明今赴廣州告狀
4小股東向科龍索賠18萬元 科龍面臨巨額索賠
專家觀點
處罰力度偏輕
“我個人認為,對科龍的處罰力度偏輕。”中央財經大學證券與期貨研究所副所長郭田勇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
郭田勇認為,僅僅對科龍公司處罰60萬元顯然達不到懲治的目的,甚至連警示的作用也微乎其微。在此之前,包括著名維權律師嚴義明在內的很多業內人士都認為,對科龍可能有上百萬元的罰款。
另外一個令人頗感意外的結果是,證監會并沒有對顧雛軍進行市場禁入的處罰。雖然顧雛軍將接受刑事處罰,但這并不耽誤其東山再起甚至再掀波瀾。
“目前,監管部門主要依靠行政處罰手段打擊上市公司與會計師事務所的造假行為,對直接責任人追究刑事責任的少之又少,民事賠償更是微乎其微。因此,即使造假敗露,所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其有限的”。郭田勇說。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財政部已經表示嚴打會計造假,上市公司、會計師事務所等將成為今年財政部會計信息質量檢查的重點對象。
不過記者昨日一直沒能聯系上科龍的董秘。對于這份罰單,他們的態度如何還不得而知。

股民損失如何挽回?
證監會主席尚福林在1月份舉行的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上曾表示,今年工作重點包括大力加強對投資者的保護,尤其要建立股東代表訴訟、共同訴訟制度來切實保護投資者利益。證監會法律部一位人士近日也表示:“行政處罰決定出來以后,因科龍虛假陳述而遭受實際損失的股民可根據《證券法》等法律來起訴科龍電器,維護投資者權益。”
維權團的廣大律師已經做好了為科龍投資者提供法律服務的準備。宋一欣表示,權益受損的科龍投資者可以選擇相關律師事務所及律師進行委托,委托時應當向律師提供如下材料:身份證復印件、股東卡復印件、載明買賣科龍股票并受到損失的對賬單或交割單原件(由證券公司營業部蓋章)。

科龍被開罰單面臨退市風險 德勤難逃“株連”(2)
相關文章:
處罰書點燃科龍投資者維權戰
科龍虛報利潤3.87億受罰60萬
科龍被罰 知名律師嚴義明今赴廣州告狀
4小股東向科龍索賠18萬元 科龍面臨巨額索賠
科龍面臨退市風險
在公告中,*ST科龍還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若公司在2006年8月31日前仍未披露年報及第一季度報告,公司A股股票將自9月1日起被暫停上市。此外,公司第一大股東廣東格林柯爾企業發展有限公司與青島海信空調有限公司之間的股權過戶尚未最后完成。
7月3日,由于有退市風險,科龍在股市已經由“科龍電器”變為“*ST科龍”。根據有關規定,如科龍電器2005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為負值,且在2006年度不能實現盈利,該公司股票可能會由于連續3年虧損而被暫停上市或終止上市。
這也讓很多投資者擔心科龍最終很快被退市。
不過,新時代證券宏觀策略分析師郝曉輝并不這樣認為。“科龍2005年肯定是虧損的,虧損多少已不是重要問題。但剛剛進駐科龍董事會的海信高管,肯定會盡全力保住科龍上市公司資格。”郝曉輝說。
“由于上市公司前十大股東有很多香港背景,上市公司不好退市。”某券商分析人士表示。公開資料顯示,*ST科龍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有包括香港上海匯豐銀行、中國銀行(香港)有限公司、國泰君安證券(香港)有限公司等多家我國香港股東。
*ST科龍昨日報收于2.71元,微幅上漲了1.50%。
訴訟戰即將上演
不過,在有些人眼中,處罰是輕是重并不重要。結果對于他們就意味著一個階段性的勝利。
“證監會的這個處罰決定來得太及時了。”昨晚,“科龍、德勤虛假陳述證券民事賠償案全國律師維權團”臨時召集人宋一欣律師告訴記者,維權團所有成員律師,以及權益受損的股東正蓄勢待發。
維權律師嚴義明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我們將據此依法起訴科龍以及德勤。”
對于起訴科龍以及德勤,兩個同是“沖冠一怒為科龍”的維權律師態度一樣的斬釘截鐵。雖然兩個人“從來沒有聯系過”。
“通過證監會的渠道獲得賠償是不可能的,我們只有通過法院索賠一條路了。”宋一欣并不后悔他艱辛的維權路。
在發表于某網站的維權聲明中,宋一欣表示,維權團近期將舉行全體會議,初步定在無錫舉行“科龍、德勤虛假陳述證券民事賠償案法律問題研討會”,著重討論涉及該案的疑難法律問題,律師事務所之間的協同問題,科龍投資者維權服務問題。
與宋一欣的浩大聲勢相比,憑借100股科龍股份揭起“反顧大旗”的嚴義明就顯得迅速得多。
昨晚,嚴義明和他的團隊就已經準備好了一份民事起訴書,并同時準備好了證據清單和證據目錄。他作為上海某張姓股民的委托律師起訴了廣東科龍電器股份有限公司和德勤華永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同時遭到起訴的還有李公民、陳庇昌、徐小魯3名獨立董事。
在起訴書中,原告方以虛假陳述誤導導致損失為由,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要求上述被告賠償原告的經濟損失128816.81元人民幣,并告承擔案件的訴訟費用。
該訴狀將于今日正式遞交。
不過,對于科龍和德勤來說,一場曠日持久的訴訟戰即將到來。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科龍 職業 培訓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明星上海麻将苹果版下载 官网河内五分彩 追光娱乐app2018版 1分快3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百度 福彩3d 山西临汾麻将怎么玩 皇家国际注册网址 快乐十二辽宁 投资之星 黑龙江36选7开奖中奖规则 海王捕鱼游戏 星悦浙江麻将安卓版本 一分钟快三app 江苏十一选五手机版 南昌麻将杠副精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