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互聯網金融的創新與監管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4-03-21  瀏覽:46
據悉,央行前幾天下發了一文件,即《中國人民幣銀行支付結算司關于暫停支付寶公司線下條碼(二維碼)支付等業務意見函》,要求暫停支付寶、財付通的線下二維碼支付、虛擬信用卡等相關業務,并要求支付寶、財付通將相關產品詳細介紹、管理制度、操作流程等情況上報。因為,在相關部門看來,與傳統的相關業務相比,包括二維碼支付、虛擬信用卡在內的金融創新業務,涉及到不少新技術、新流程和新識別技術,就目前的監管規則來看,這些金融創新無法受到既有規則管轄,存在一定風險隱患,管理部門對這些金融產品進行研究,并就此制定相關的監管規則。

  對于這則消息的公布,市場一片嘩然。這不僅導致相關公司的股價大跌,而且對國內互聯網金融前景的爭論更是十分激烈。贊同或反對者,都會在不同的角度來表達自己之觀點。不過,這些觀點太多是意見,甚至于可能涉及到更多的利益關系。但對于研究者來說,對于這些爭論,最為重要的是要從學理上、從市場經濟法則上、及公共利益角度來分析,揭示事件之真相,這樣才能讓市場與民眾更好地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以便為大眾、相關利益者及監管者的行為提供有意義的參考。

  首先,無論金融市場如何發展與繁榮,無論金融市場采取何種先進的技術與工具,無論金融產品如何具有技術性與虛擬性,但這些金融產品的核心仍然是金融,而不是相關的技術。先進的技術只是金融創新的一種新形式。因此,互聯網金融產品的核心是仍然金融,而不是互聯網技術。由于互聯網金融的核心是金融,那么互聯網金融出現所改變的是現實金融的方式而不是金融本身,因此,互聯網金融的任何交易都是以金融本性為主導,都是對信用的風險定價。金融所具有的信息不對稱、交易成本、外部效應、公共性、謹慎監管等本性,互聯網金融也是不可改變的。因此,任何互聯網金融產品都有保證信息公開透明的責任,也有盡責告訴投資者特別是弱勢投資者其風險之義務。

  其次,金融創新與金融監管永遠是一對矛盾體。任何金融創新都在試圖突破現有金融監管制度規則。這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金融創新都不可超越金融監管之底線。而金融監管的底線主要又可分為兩個方面。一是金融創新不能過度扭曲為金融異化,即金融創新的產品不是提高為實體經濟服務之能力,而是變成金融體系內循環謀利之工具,或僅是錢生錢的工具。如果金融創新扭曲成了金融異化,政府有責任對這類產品進行嚴格監管甚至于嚴重限制。二是由于金融本身就是一種公共品,因此任何金融創新都不能危害整個社會的公共利益。比如,導致系統性風險,或成為洗錢及犯罪的工具。如果一種金融創新超越了這種金融監管之底線,政府就有責任出臺相關的監管規則來規范之,否則就是政府監管失職。對于上述兩個方面,已經是現代金融監管考量的兩大趨勢。因此,市場不要認為金融創新就是好,就應該讓金融創新瘋狂發展,而是金融創新不可超越金融監管的底線。

  而央行為何暫停一些互聯網金融業務,就在于這些互聯網金融業務與上述兩個方面的學理有沖突。比如央行認為線下條碼(二維碼)支付突破了傳統終端的業務模式,其風險控制水平直接關系到客戶的信息安全與資金安全。而虛擬信用卡突破了現有信用卡業務模式,在落實客戶身份識別義務、保障客戶信息安全等方面存在風險等。

  不過,在本文看來,央行暫停線下條碼支付業務并非與傳統終端業務模式有多少差別中,或突破了這種業務模式,而是這種互聯網金融支付模式,如果沒有嚴格信息識別技術,客戶的信息及客戶的資金安全都可能受到嚴重侵害的威脅。就如比特幣,其信息識別技術及加密技術都要先進于線下條碼支付系統,但比特幣運行過程中的問題與漏洞,使得不少客戶遭受到了嚴重財產損失。監管部門對此不得不防范。

  還有,對于虛擬信用卡客戶識別問題,我們可以看到實本信用卡申請過程有一套嚴格的個人基本信息識別制度與程序(比如出示個人身份證,與個人簽訂持卡合約),也建立起一套持卡人事中及事后嚴格的監管制度與激勵處罰制度,但即使這樣,不少國家“卡奴危機”時有發生(即持卡人普遍嚴重透支而導致小的金融震蕩與危機)。但從虛擬信用卡申請的程序來看,僅是通過網絡,只要用戶輸入姓名、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等“真實”資料后,網絡信用卡就能夠獲得批準。在這里,如果保證虛擬信用卡申請人基本信息的真實性同樣面臨著一系列的問題。一是身份證號碼并非是身份證。二是持卡人的基本信息無法得到確認。三是如果客戶基本信息不能夠得到確認,銀行授信給持卡人,那么這必然會給各種欺詐犯罪行為提供便利。

  再就是余額寶存在的風險同樣也不小。比如,資產與負債的期限錯配和冒險的流動性管理風險(如T+0轉賬條款及貨幣基金的T+1資金管理,只有預期資金流出5%的額外準備)、信用風險(其信用基礎仍然是建立在政府隱性擔保上)、市場風險(其收益率完全是建立不確定的市場變化基礎)、操作風險(身份識別寬松、相關信息不分開透明、對投資者教育不足、反洗錢反犯罪措施盡職調查低等)等。

  也就是說,如果監管部門不能夠對這些互聯網金融產品的金融風險有清楚地認識,并制定適合的監管規則,那么等這些風險暴露出來再來監管,它不僅會損害不少客戶利益,也可能形成金融市場的系統性風險而損害公共利益。同時,也可能成為洗錢及犯罪之工具。對此,監管者當然是有責任的。

  當然,對于國內互聯網金融,政府不僅要創造條件鼓勵它發展與繁榮,因為互聯網金融給國內金融市場注入更多的活力與動力,也有利于提升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的能力,增加整個社會的福利水平,由于金融市場的公共性,政府也有責任對互聯網金融市場進行謹慎監管,保證它不會引發系統性風險。但是,更為重要的是政府要加快當前國內金融體系的改革,特別是存款利率市場化改革,理順國內金融市場價格機制。這才是保證當前國內互聯網金融持續健康發展最為重要方面而不是僅制定監管規則。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大話財經

關鍵字: 互聯網 金融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河北20选5近500期走势图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快乐8稳赚计划 yy江西麻将最新版本 吉林11选5任八技巧 福建11选5组选3玩法 大圣棋牌安卓版下载 闲来广东麻将安卓 河北河北十一选五 太湖3d字谜图谜总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公布 江西时时彩 天津快乐10分前三组选绝招 大快乐透开奖 在线观看三级片生活片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