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俞敏洪:比較慶幸政府的手沒有伸到自己口袋中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14-02-21  瀏覽:25
近日,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俞敏洪在中國企業家論壇第十四屆年會做主題發言時表示,改革開放30多年是兩只手在起作用,第一只手是政府看得見的手,第二是政府看不見的手。

  “我比較幸運是政府的手不太容易伸進來,所以我特別慶幸盡管我看得見政府看得見的手,但它的手沒有伸到我的口袋里來。所以政府對我是比較仁慈的,因為他管的是學歷教育,但我這兒的培訓教育搞不清怎么管。”

  以下為俞敏洪精彩觀點節選:

  去年確實因為電影把我搞得不三不四的,有人在網上看到我說這不是成東青嗎?我說對不起,我是俞敏洪。剛才那么多偉大的人物梁錦松、姜建清行長講了那么多偉大的理論,我的腦子是木的。另外兩個原因是因為今天下午我去滑雪,東北比較冷把腦袋凍得比較木,還有今天看到了太多的老朋友,雖然晚上說好不怎么喝酒,但我喝了不少白酒,我發現見到朋友們高興是無限的,盡管講話的智慧一定是有限的。

  不要以為我們這些上來講話的人就有什么樣的理論和觀點,或者是持有什么樣的啟發,其實我們每一個上來講話的人心里都非常虛,并不是每一個做成企業的人都意味著是有思想的,我常常講做企業的人最好是實實在在地做企業,講話一年講一次就可以了,最好是家常里短就可以了。但大家要原諒我們這些人,因為上來了講,大家知道中國流行新的成語叫人艱不拆,就是說我們很艱難了,不要拆穿,所以我們沒有思想大家也不要拆穿我們了,現在都弘揚高大上,所以大家都要有這種精神。

  主題是市場的決定性作用,所以我也不能偏離主題來大談我的私生活,盡管大家都想聽我的私生活。工作就是我的私生活,但私生活不是我的工作。其實過去改革開放的30多年是兩只手在起作用,第一只手是政府看得見的手,第二是政府看不見的手。我比較幸運是政府的手不太容易伸進來,所以我特別慶幸盡管我看得見政府看得見的手,但它的手沒有伸到我的口袋里來。所以政府對我是比較仁慈的,因為他管的是學歷教育,但我這兒的培訓教育搞不清怎么管。

  這一沒管就有了市場看不見的手。30多年中大家都知道,在座的各位企業家都成長起來主要靠的是市場看不見的手和政府看得見的手往后讓,這個讓不一定是政府的本意,如果大家讀過科斯的《變革》就知道了,政府一直是以計劃經濟來掌控經濟大局為主的,但是在布局的時候在邊上留了一塊自留地,就是邊緣的空白地,沒想到中國的民間力量如此強大,以至于把自留地的草都長成樹了,這個樹又把水泥地也翻開了,于是看不見的手就慢慢地和看得見的手比拼到最后還是互相合作。

  因此我們可以說政府是進步的過程,這個進步的過程也是民間力量進步的過程,所以兩個力量互相促進了,導致了今天的結論,我們的結論等待了很多年,我們一直希望政府說市場是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但這個結論是十八屆三中全會出來的,所以特別高興,因為過去甚至連基礎性的作用這樣的話都沒有強調。所以我覺得這個進步應該是一個值得慶幸的事情,不能說是頓悟應該是漸悟,這才是一個很正常的東西。最重要的轉型我覺得應該是政府從居高臨下的指揮領導管理變成了平起平坐的,甚至是態度更加友好的服務加轉型,剛才我們省長講的我非常高興,黑龍江不需要的審批都取消了,我也希望這句話在我們政府的領導下能夠執行。

  我個人的感覺,市場決定性作用的說法其實不僅僅是中國的經濟商業未來的發展奠定了基礎,更重要的是奠定了中國體制改革的基礎,而且這個體制改革絕對不僅僅在經濟領域,應該在文化、社會、政治領域。剛才梁錦松先生講到了制度創新,實際上是整體的制度改革的前提條件。所以我個人認為,未來中國最大的市場一定不是純粹的經濟商業或者是金融市場,我認為最重要的改革應該是來自于市場思潮的改革,中國的思想市場能否起到對市場推動的決定性作用,決定了中國未來十年到二十年所有的領域是不是能夠真的取得不斷發展和進步的一個前提條件。

  因為所有的一切包括創新、創造,企業家精神、文化和社會的長久活力和可持續發展,都是來自于是不是政府能夠給我們一個自由的思想市場。我想說的是,所謂的自由的思想市場絕對不是思想的自由化,其實我們不希望思想自由化,因為思想的自由化是沒有方向的甚至是互相拉低對方的境界的,但思想自由或者說市場上的思想自由確實是促發了我們的活力,促使我們用各種語言和態度來表達自己的思想。我看到馮侖是最喜歡用兩性笑話來比喻市場發展的,而且每一次都是到點子上的,他一來了我就不用講了。

  最近大家知道中國出了一件事情叫做東莞事件,這個好壞我們不加評說,但最重要的有一個叫東莞定律,中國經過了中央臺的暗訪以及政府的檢查以后,可以預期的是在2014年或者是2015年東莞這樣的市場會更加地興旺,這是一種可能新。這引發了在很久前經濟學家總結的黃宗羲定律,每一次政府想要減輕老百姓稅收的改革最終帶來的后果是老百姓稅負的增加,這確實是事實。

  包括王安石的改革,王安石所有的法則到最后的結果是由于官僚體系運作的復雜性,導致的結果是老百姓變得民不聊生。而王安石的本意是好的,政府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本意一定是好的,因為沒有任何政府不希望自己的老百姓更加不富有,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特別希望能夠避免黃宗羲定律,我作為一個企業是可以感受到的。在中國的發展中《勞動法》的制定是特別好的事情,保護了普通勞動者的利益,但制定的后果是中國大量的中小企業的倒閉,而中小企業的倒閉帶來的最大的后果是老百姓的事業,這個老百姓的事業導致了老百姓的生存更加的艱難。這是好意變成了壞事,我不是說《勞動法》不好,怎么樣制定好讓企業和老百姓互惠互利的勞動法是我們的重點。

  再比如說國家稅收制度的改革,并不是說所有的企業和領域都是應該用增值稅的,在很多服務領域,成本就是人工成本并沒有說產品是原材料成本,最后的結果是用了增值稅以后,所有服務業行業的稅收總量反而增加了而不是減少了,我這是一個證明因為我是服務業。這樣一個前提的條件是用了一系列制度的出現導致的是把責任轉嫁給了企業,而把負擔轉嫁給更多可以創造財富的人群。這樣就出現了一個情況,經過3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的民間行業都已經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實際上已經變成了基礎薄弱行業,變成了競爭充分激烈的行業,因為所有的服務行業都不是政府的一只手愿意伸進來的,因為太瑣碎了。我做一個簡單的調查,如果所有的企業百分之百地交社保、公積金,現在存在的企業一半要面臨倒閉或者是必然倒閉。這樣的結果實際上最后傷害了經濟的發展也傷害了老百姓就業的機會。大家可以想像如果一半的服務企業不管是中小微和大的,即使中國的支撐行業都這樣的中小微如果最后都倒閉了,老百姓就失業了,可持續的經濟發展也沒有了。政府要做的是要避免這樣的轉嫁,表面上在促使大家的福利,但背后上轉嫁了可以促使財富的負擔。

另外,大家都知道大部分的企業都可以想方設法合理的避稅合理地躲避公積金和社保基金,這留下了企業家的后患,這樣政府說你違法就違法,因此導致大量的企業家或者說商人留下了屁股上不干凈的狀態,我們在座的沒有一個人敢說自己的屁股是干凈的,或者說大部分人,至少我不敢說,因為我也在爭取合理避稅。這樣就導致了企業主每天心里就揣著小兔子,總覺得這個東西是好還是壞要國家說了算,我要按照國家的理論和規律一點點掰扯的話是掰扯不了的,這樣要不斷地跟政府和個人打交道,這就帶來了潛在的問題,依然有各種各樣的辦法來做各種各種其他的交道,這樣馬上會出現一個問題,有多少企業有長遠的打算,因為企業的打算是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大部分是沒有的。我不是說批評政府而是最重要的是政府應該設置這樣的機制或者是這樣的制度,任何企業主在任何時候都按這個制度辦事,而還在提供給雇員更高的工資。我關注了一點,香港低稅負我是最開心的,其實中國大陸按照香港的私有程度國民經濟總數還會大大地增加。

  政府要想讓市場起來決定性的作用,就是把市場讓給公開透明的競爭,讓政府變成競爭規則的制定者而不是參與競爭又當裁判又當運動員,政府最重要的是頂層設計變成積極的促進者,這是最重要的。但我們知道現在政府有的時候還是在決定市場的,而不是說讓市場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我覺得政府在中國的市場因素上有兩個要素:第一,非常警覺地限制市場因素對非市場因素的肆虐。比如說如何使國有企業進入充分競爭性領域,國有企業應該有戰略領域和安全競爭領域,但充分競爭領域不要進來,是搶奪老百姓手里的資源。再比如說既得利益集團還有權貴資本,本來老百姓可以平等地進入的領域,實際上帶來的結果是,政府本身也為難民營機構為難,到最后政府在過來改革的時候推動不下去,因為后面的東西實在是太沉重了,其實政府非常想動,如果政府到最后動不了的話,最后會出大問題。我特別希望政府面對這樣的堅持任務的時候能夠不退讓,能夠把這些事情做好,限制這樣的力量進入政府的市場競爭領域的市場做好,充分推動市場的進步,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最后一不小心市場解決性改革有可能會成為既得利益集團或者是有官方背景資本的饕餮大餐,最后我們被他們吃掉了而且饕餮大餐的人表面上是以民營背景進來,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痛苦的,因為我們是普通老百姓沒有官方背景。

  我剛才已經提到了新東方這樣的企業在中國完全市場化的領域行業發展比較充分,幕后交易交易比較小,所以充分市場化一定是行業充分發展,潛在的成本比較低。我到今天為止也沒有太多的潛在成本。這是領域因為需要精耕細作短期內很難暴利,所以有政府官方背景的人對此領域是沒有興趣的,所以我不用擔心有人要我5%的股份,這樣就變成了商人和權力的結合是很麻煩的事情。但是這也有好處,中國的教育領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第一是在純粹的地面培訓領域資本投入大概是500億美金左右,現在教育的新一輪的發展互聯網發展以后,線上線下的結合帶來了新一輪的投資,同時出現了3000家左右的基于教育的移動互聯網公司,我這次來的總投資又是接近300億美金,這樣市場充分地競爭。

  我在競爭中睡不著覺但我很開心,睡不著也好新東方倒閉也好,但有一個好處是這個領域已經充分發展了,未來民營培訓領域一定會成為中國極大的產業,并且成為中國就業、中國發展以及中國老百姓受教育的多向選擇的地方這就是市場充分競爭帶來的好處。但是要在所有的領域進行市場的充分的競爭,我覺得中國還有待時日,但這是一個必然的發展趨向。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依然依賴于兩個方面:

  第一,政府的態度。我覺得依賴到了60%左右,原來是100%,現在40%給了誰?移動互聯網和互聯網的發展。大家知道移動互聯和互聯網的發展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東西是部分突破了政府的壟斷,以微信為例,原來我每年春節的時候我可以向老朋友發短信都是通過短信系統,一發一毛錢,結果我發完了以后有五六千塊錢,因為我有很多朋友的通訊還有其他的各種彩信。今年我通過短信發的問候不超過100個,但通過微信發的是幾萬個,因為你收到了就可以回過去。這樣帶來的壞處是我在中國移動的鉆石卡沒有了,但是我很開心因為我少花了好幾萬塊錢。

  所以我覺得這種移動互聯和互聯帶來的好處是可以通過某種通過突破原來的壁壘,而且這種壁壘是在官方和民間、在民間和民間之間突破也非常地明顯。所以大家都知道,最近微信紅包和支付寶帶來的支付大戰已經體現了重大的力量。支付寶注冊了三年我從來沒有花過什么錢,但我光這么一個春節,新東方各個部門所建立的微信群,讓我花出去的錢已接近了15萬人民幣了,微信支付可能不安全,員工讓我發紅包不安全我也發,因為你不發員工認為你沒有團隊精神,他們會在背后搗鬼,所以我就拼命地發紅包,我覺得商業技術的出現就導致商業的不斷的洗牌。所以在未來十年每一個領域都會天翻地覆,我們會經歷經常性的生生死死,而不是說你不想死你就死不了。而這個生生死死跟在座的企業家的能力已經沒有關系了,我不認為我是沒有能力的人,也不認為各位是沒有能力的人,現在一個行業的升級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基因,諾基亞不可能有蘋果的基因,所以諾基亞必然失敗。

  我現在面臨的是線上教育系統跟我做了20年的地面教育系統,基本上可以肯定我們有線上教育系統的基因,因此新東方會被某種的教育模式所取代,而且不以我的意志為轉移。因為我有很多其他的能力,盡管這個能力面對新的商業模式可能我已經不起作用了,但是我不認為我是一個失敗者,沒有任何在一個新的商業模式不同的基因中間產生的方向是一個失敗者,現在的商業的改變已經不再是漸進性的改變而是一個蛻變性的顛覆性的改變,這種情況下你被改革或者是被顛覆了只能心甘情愿,但我們不能垂死掙扎,跟互聯網有關的服務業的進步,我希望我能夠產生基因突變,當然這個突變以后到底是好還是壞我不知道,但我認為在現在的商業轉型的過程中如果我不基因突變的話,新東方的地面培訓模式一定有一天會被取代,與其被人取代不如自己取代自己,如果我自己取代自己不成功我也心甘情愿。但我也想說,在千變萬化的技術革命前,包括政府的改革前有些東西我們也許是不能變的,比如說任何行業都要以用戶和客戶體驗為核心設計自己的商業模式,這一點是不能變的,新東方還能興旺是因為我們非常關注學生和家長的感受,這種關注現在已經到了有一點病態的地步了。

  第二,比如說面對客戶的誠信或者是超越期待,應該永遠是我們做商業的最高原則這也是不能變的,任何坑蒙拐騙短期的行為不管在什么模式下都是不可持續的。再比如說政府竭盡全力維護公平公開透明的商業環境或者是交易環境是不能變的,因為這是我們信心的依賴,是我們愿意把企業做20年、30年、50年的依賴。再比如說堅信任何創新突破和財富的創造能力一定是在民間,絕對不是在政府和國企。所以政府大量的創新基金,覆蓋一個國家的研究院這是非常錯誤的,應該是付給各種民間的力量才是對的,從這個角度來說,我跟教育部、教育廳打交道打了20年,我始終相信中國未來有突破性的教育研發、教育研究平臺一定是在民間。因為我發現至少我接觸的一套系統,他們從各種角度來說都不可能產生顛覆或者是大大地改善中國教育系統,而且他們實際上在某種意義上投錢還不如民間,現在新東方在投的公立學校的學習系統已經投了接近1億多,但我發現即使中國最好的研究院在這樣的系統研究中心都沒有投資這么多錢,或者是投資了這么多錢以后他們個人的工資開掉了一大半而不是用在真正的研發上,所以我覺得政府一定要堅信。

  龍江省陸昊是我的師弟,最后產生的好處是一定會把黑龍江變成中國的雞頭,雞頭的重點是在頭。任何一個企業家都應該具備隨時迎接新的挑戰和機遇,并且改變自己的精神力量。千萬不能害怕和退縮,因為人的恐懼不在于感知到了恐懼,而在于感知到了恐懼以后依然還可以往前走,就像我因為腰椎間盤突出已經三年沒有滑雪了,三年前我就是在亞布力滑雪被抬到機場的。但我想我不因為恐懼腰椎間盤突出就恐怖啊,所以我就沖下來了,但最后我站在這里很健康,所以所有的恐懼都是你對恐懼的恐懼。尤其是政府做了這么大的決定以后,我們一定要做好準備隨時推翻自己,并且隨時從推翻自己的廢墟里面站起來,同時堅守企業家的責任,社會道德責任跟政府一起推動中國社會的變革,推動中國文化的進步,推動中國社會的秩序,這就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謝謝大家!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精英人物

關鍵字: 俞敏洪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时时彩缩水过滤器 股票配资介绍 陕西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加拿大pc幸运28预测 甘肃泳坛夺金开奖详情 十一选五开奖分布图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24号 排列三胆码 pk10冠军四码规律破解 波叔一波中特图平台 安徽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内蒙古快3中奖规则 股票涨跌幅阶段排行 平码六不中高手论坛 甘肃快3走势图 5分快3是什么 江苏11选5前3手机版